欢迎光临竞一社体育收藏网 收藏网站 在线留言
首页 » 竞一社作品 » 公开发表 » 永留在我记忆中的萨马兰奇

永留在我记忆中的萨马兰奇

发表时间: 10个月前 (07-12) 分类:公开发表 浏览数:17

文发表在2010年第5期《集邮》杂志上
温哥华的这个冬天不太冷,满眼的绿色伴着街头狂欢的人群渡过了一个精彩的冬奥会。记得当时刚出温哥华机场的时候,就有朋友开着玩笑说:“我们是来参加冬奥会吗?”
而事实证明,这个“温暖”的冬奥会对中国来讲是值得永远铭记的,短道速滑队和花样滑冰队用五枚金牌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的气质。作为中国奥委会温哥华“中国之家”团队的成员,我在温哥华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冬奥会,其中和萨马兰奇先生的一次偶遇,也深深留在我的心中。
那是温哥华时间2010年2月13日,这一天我们的任务是到国际奥委会俱乐部(IOC CLUB)实地考察。当走进国际奥委会俱乐部以后,萨翁竟赫然坐在餐桌上。这时我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跟我的同事说:“萨翁在呢,你看到了吗?”谁知同事说:“一进门我就看到了,很想跟他合个影。”我说:“我不仅想合影,还想请他签个名呢,我早就准备好了。”说着,从包里面拿出了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门票和温哥华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出征纪念封。这两样东西,我早就准备好了。
能够在温哥华见到萨翁始终是一种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在此之前,我也收藏了萨翁的签名,但都是从藏友那里买来的。虽然在一些公务场合见到过萨翁,但总是没有合适的时间请他签个名,他似乎总是那么忙,被大批的人簇拥着,被大批的记者包围着。能够亲自当面获得萨翁的签名是我作为一名体育收藏爱好者多年的梦想。所以,在温哥华期间,我的包里一直放着这两件藏品,一直期待着能够见到萨翁,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一定会见到。

  

图一:萨马兰奇先生在为出征纪念封签名

 
等到萨翁用餐完毕,我和我的同事一起走了过去,当他看到我们走过去的时候,有些费力地想站起来,我们快速地请老人坐下。寒暄的时候,我们直接叫他“中国的好朋友”,他很开心,他的儿子胡安似乎很满意我们这么叫他,冲我们愉快地微笑着。此时的萨翁精神状态看上去很好,面色红润,当我们邀请他能够再来中国的时候,老人开心的笑了。当他看到我手里拿着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门票的时候,显得有些惊喜,我告诉他这是从收藏市场上专门买到的,特别期待能够在上面留下他的签名,老人愉快地满足了我的请求,同时在出征纪念封上签上了名字。萨翁的签名是非常有特点的,“心电图”苍劲有力,上了年纪以后,老人签名有些吃力,因此缩减了笔画,这两份签名虽然已没有原先那么有力,但却非常仔细地签得完完整整。当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们祝福老人家身体健康,欢迎他多到中国看看。
众所周知,萨马兰奇先生开创了奥林匹克运动的新时代,天才般地把当时面临重大经济问题的奥林匹克运动送上了快速发展的轨道。同时,萨马兰奇先生对中国有着深厚感情,不必说自1978年以来萨翁曾多次来到中国,也不必说2001年他在卸任前实现了把奥运会带到了中国的长久夙愿,单单从2007年底这段很有名的采访对话中,可以使我们感受到这个老人对中国饱含的深情。
记者:您2008年还有什么愿望么?
萨马兰奇:如果还可以允许我祈求些什么,就是我可以亲眼看看北京2008年奥运会。因为我相信,这将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盛会。
记者:北京奥运会是您最后一个梦想,那之后呢?
萨马兰奇:之后我就可以离开了。
记者:但是主席先生……
萨马兰奇:不,不,你可以这样写,就像我说的这样,或者说我可以无憾地离去。
因此,我一直盼望着能够请他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门票上签个名,将萨翁无与伦比的气质和北京奥运紧紧相连。

  

这次冬奥会,中国派出了冬奥会参赛史上参加人数最多、规模最大、参加项目最多的体育代表团。中国奥委会与中国集邮总公司合作,推出了代表团“出征纪念封”,后来又相继推出“凯旋纪念封”、“金牌纪念封”。此次发行的出征纪念封编号是PFTN-ZAT-1,其中ZAT是首次专门为中国奥委会特许邮品开设的编号,1代表第一组特许邮品。这枚纪念封的背面上端印有中国奥委会商用徽记和特许邮品字样,填补了中国奥委会特许邮品收藏编号的空白。萨翁创办了国际奥林匹克集邮联合会,可以说是奥林匹克集邮文化的创始人,他在卸任国际奥委会主席一职后,唯一保留的职务是国际奥林匹克集邮联合会主席。在温哥华冬奥会战幕拉开的时候,能够请他在这样一枚纪念封上签名自然意义不凡。萨翁签名后的第二天,申雪、赵宏博夺得了中国军团本届冬奥会第一枚金牌,并且在后面的比赛中越战越勇。 

晚饭以后,习惯性地打开电脑,登上了几乎每天必看的“体育收藏在线”网站,赫然在目的是藏友转发的萨翁去世的噩耗,惊呆之余,记下了这些文字,此时,窗外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象天空在哭泣。
 
郭磊 记于2010年4月21日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