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竞一社体育收藏网 收藏网站 在线留言
首页 » 竞一社作品 » 公开发表 » 北海化妆溜冰大会

北海化妆溜冰大会

发表时间: 10个月前 (07-12) 分类:公开发表 浏览数:25

位于北京景山西侧的北海公园在清代是皇家禁地,辛亥革命后曾一度闭园十余年,期间政府中的有识之士曾先后五次提议开放北海,第一次是在民国五年(1916年)由内务总长许世英在国务会议上提出的,当时还获得了通过,决议由京都市政公所拨出二万筹备专款,但最终未能实施。虽然时局跌宕,但开放皇家禁地已经是大势所趋,1925年8月1日,北海公园继中央公园(中山公园)、天坛公园等皇家禁地开放之后,正式对外开放。

当年冬天,北海公园的冰场即向公众开放,由于北海的冰场在清代是皇家“阅冰”的地点之一,对老百姓而言充满着神秘感,因此开放后的冰场吸引了很多人前往,成为北京百姓冬季滑冰的好去处。开放后的北海公园经营还是很得法的,漪澜堂、五龙亭、道宁斋等地设有茶座,里面生着炉火,卖着茶点和特色小吃,冰面上经营着冰床,撑冰床的人靠一根竹竿撑窗载客兜风。每年还会举办化妆溜冰大会,时间一般是在元旦或者小年(阴历腊月二十三)前后,以营造节日气氛。

北海公园开放后的第一年,就在白塔北部的漪澜堂前的冰面上举办了第一次化妆溜冰大会,时间是1926年的腊月十八(1月31日)。据报载,此次大会“观者数千人,比赛人数一百三十余人。中外男女各半,怪装异饰,无奇不有,或捉襟见肘,或腰大盈丈,更有西妇九人饰马牛羊兔之属,观者无不捧腹。最奇者,饰火锅、白菜、莲花、蝴蝶、汽船、印度妇人等等,使人绝倒。”这次化妆溜冰大会从下午三点开始,一直到五点半结束。大会具有一定的比赛性质,会后会向获奖者颁奖。

北海的这种化妆溜冰大会曾举办了很多年,盛极一时,北海冬日迷人的风光加上新奇的表演吸引着大批时髦男女竞相观看。胡也频曾在他1930年发表的中篇小说《到莫斯科去》中这样描写北海化妆溜冰大会时的北海公园:

北海的门前已扎着一个彩牌了。数不清的汽车、马车、洋车挤满了三座门的马路上。一进门,那一片白的、亮晶晶的雪景,真美得使人眩目了。太阳从雪上闪出一点点的,细小的银色的闪光,好象这大地上的一切都装饰着小星点。许多鸟儿高鸣着,各种清脆的声音流荡在澄清的空间。天是蓝到透顶了,似乎没有一种颜色能比它更蓝的。从这些红色屋檐边,积雪的柳枝上,滴下来的雪水的细点,如同珍珠似的在阳光中眩耀着。白色大理石的桥栏上挂着一些红色的灯,在微风中飘摇着。满地上都印着宽底皮鞋和高底皮鞋的脚印。每一个游人的鞋底上都带着一些雪。有一个小孩子天真地把他的脸在雪地上印了一个模型。在假山上,几个小姑娘摊着雪游戏。一切大大小小的游人都现着高兴的脸。这雪景把公园变成热闹了。

素裳(小说中的女主角)和她的朋友们走到漪澜堂,这里的游人更显得拥挤不开了,几乎一眼看过去都只见帽子的。围着石栏边的茶桌已没有一个空位了。大家在看着别人溜冰。那一片空阔的,在夏天开满着荷花的池子上,平平的结着冰,冰上面插着各样各式的小旗子,许多男人和女人就在这红红绿绿的周围中跑着,做出各种溜冰的姿态。其中一个女人跌了一脚的时候,掌声和笑声便哄然了。

从作者的描述看,有化妆溜冰大会的日子,北海人流如织,“几乎一眼看过去都只见帽子”,冰面上相当热闹。在描写化妆溜冰大会开始时的情景时,作者写道:

月光皎洁地平铺着。冰上映着鳞片的光。红红绿绿的灯在夜风中飘荡。许多奇形怪状的影子纷飞着,幌来幌去,长长短短的射在月光中,射在放光的冰上面。游人是多极了,多到几乎是人挨人。大家都伸直颈项,昂着头,向着冰场上。溜冰的人正在勇敢地跑着。没有一个溜冰者不做出特别的姿态。许多女人都化装做男人了:有的化装做一个将军,有的化装做一个乞丐,有的又化装做一个英国的绅士。男人呢,却又女性化了:有的化装做一个老太婆,有的化装做一个舞女,有的化装做一个法国式的时髦女士,有的化装做旧式的中年太太。还有许多人对于别种动物和植物也感到趣味的,所以有纸糊的一株柳树,一个老虎,一只鸽子,一匹牝鹿,也混合在人们中飞跑着。

这段生动的描写活脱脱再现了化妆溜冰的场景,很具有代表性。类似北海公园这种形式的化妆溜冰大会在中国北方并不罕见,沈阳小河沿、天津的北宁公园、北京的中南海冰场、太原等地都曾举办过此类的活动。例如,有报导说1931年3月1日,张学良妇人于凤至曾在沈阳小河沿冰场饶有兴致地看完全部比赛,其子张闾珣和张闾玗参加了比赛,张闾珣扮演的印第安酋长还得到了好评。然而那个时期的时局动荡不安,这种活动很难平静地举办下去,1933年元旦在中南海冰场举办的元旦化妆溜冰比赛期间,曾有人引爆了炸弹,将围绕在冰场的苇席炸开了一个大豁口,碎冰散落,活动不欢而散。抗日战争爆发之后,这些活动也就退出了历史舞台,偶尔有打着“中日亲善”幌子的冰上活动也只是作作秀而已。

本文发表在2017年1月16日《中国体育报》上